不到24小时卖完一场维也纳爱乐连续第三年访沪“蝴蝶兰”刮起新的交响风暴

这是一支神话般的乐团,它所到之处,立马平地刮起一场狂热的“交响风暴”,维也纳爱乐乐团熠熠生辉的历史从19世纪延续到21世纪,至今依然是国际乐坛的“风源地”之一。

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自2016年起已经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签署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乐团两次到访均创下了票房神话。今年深秋,维也纳爱乐乐团将于10月27-28日准时赴约上演两场音乐会。尽管今年是乐团连续第三年访沪,且距离上次不足一年,但维也纳爱乐仍被乐迷们列入“年度必看”清单,为了让更多爱乐迷能够欣赏到国际顶尖乐团的现场,今年特别设置了相当比例的中低价位票张,最低票价80元,千元以下票数近1500张。8月24日开售当天不到24小时内,就已售出整整一场的票数,维也纳爱乐乐团在上海观众心里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继去年维也纳爱乐乐团携钢琴家郎朗来到东艺后,此番沪上之旅他们将以两场重磅音乐会在东艺掀起新一轮“风暴中心”,一场是由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执棒,携手钢琴家王羽佳为上海观众演绎两首超高难度巨作——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另一场将在克里斯蒂安·蒂勒曼指挥下奏响理查·斯特劳斯的《唐璜》《蒂尔的恶作剧》《玫瑰骑士》组曲和施特劳斯家族《吉普赛男爵》序曲、《神秘引力》圆舞曲等经典篇章。

10月27日的演出中,有着“小卡拉扬”之称的指挥家克里斯蒂安·蒂勒曼将首先棒维也纳爱乐乐团。蒂勒曼在他19岁的时候就开启了自己的音乐事业。1988年,蒂勒曼出任纽伦堡歌剧院的音乐总监,同时成为当时欧洲最年轻的音乐总监。是当今“新生代”指挥家里最重要的指挥家之一,他身材魁梧,指挥风格严谨传统,被乐迷亲切地称为“大熊”,透露着一股反差萌,然而在音乐上却没有着丝毫的懈怠,蒂勒曼在自传《在我的瓦格纳人生》中表明了自己对音乐和指挥的理解:“在我这个职业出类拔萃的,无一例外都是把想象力、技术、气场、指挥的方法和个人特色与指挥技艺完美结合的人……在实际中我是否能够达到所希望的效果,曾经是一个手上功夫的问题,现在更多的是在精神层面。”蒂勒曼精通的曲目广泛,所诠释的德国浪漫派歌剧和音乐会曲目,已经成为公认的权威版本,对此《》也曾对蒂勒曼的指挥风格有着极高的评价:“蒂勒曼对节奏有独特的掌控能力,在此基础上,他以优雅的大师级威严进行指挥。”

当晚的演出在曲目的选择上别具风味——首先是全部取材于各类由男性角色担任主角的、饱含爱情元素的故事。少年的、成年的,贵族的、卑微的,理想的、荒诞的,多面展现欧洲音乐史上男人们爱情的光怪陆离。从理查·斯特劳斯笔下《唐璜》对爱情的“理想主义”,到把爱情发挥成闹剧的《蒂尔的恶作剧》,再到18 世纪维也纳贵族阶层的爱情大戏——有“爱情银玫瑰”之称的《玫瑰骑士》,统统诉说着人们对于人类永恒主题“爱”的瞩目和态度。古往今来多少爱情故事围绕女人展开,我们总觉得征战与荣耀才是属于男人的,而爱的主题恰恰更应该属于心思细腻的女人。也总有些作品提示我们,爱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能成就的事,男人心中的爱往往更有戏剧性,让人可以畅快玩味,有时候也像姑娘们的内心一样细腻美妙。

音乐会上另外的两首曲目——小约翰·施特劳斯《蝙蝠》序曲和约瑟夫·施特劳斯的《神秘引力》圆舞曲曾多次闪耀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舞台,从卡拉扬、小泽征尔到巴伦博伊姆,两首曲目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被指挥大师们不断赋予新生,如今上海观众不需远赴万里就能“足不出沪”重温这两首经典名作,蒂勒曼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共同诠释将带给我们与以往版本不一样的全新体验。

用音乐在没有表演的舞台上解读出“爱情盛事”中每个故事的戏剧性是一个大挑战,“老作新演”也同样有它的难度,如何在前人已经把曲目演绎非常完美的情况下进行突破,带给观众新鲜感,非常考验指挥家的演绎功底。“绽放着德奥音乐传统的耀眼光芒”的指挥大师蒂勒曼,究竟会在音乐会交出怎样特别的一份答卷,令人期待。

10月28日晚的音乐会将上演另一番风貌。指挥家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多年来在诸如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和法国国家管弦乐团等世界顶级交响乐团的巡演中都留下了自己的身影,2021-2022音乐季开始他即将成为维也纳交响乐团的下一任音乐总监,延续德奥交响音乐的光辉传统。“85后”钢琴家王羽佳此番将与埃斯特拉达随维也纳爱乐乐团共同亮相东艺舞台。2007年起王羽佳取代了玛莎·阿格里奇成为波士顿交响乐团的独奏演奏家,实现了自己在国际舞台上的突破。如今王羽佳早已荣誉满贯,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维也纳音乐厅以及卢森堡爱乐大厅担任常驻艺术家,延续着自己在钢琴上的“开挂人生”。

在维也纳爱乐乐团、安德烈斯·奥罗左科-埃斯特拉达与王羽佳的“强强联手”下,首场演出将先带来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和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前者有着“世界最难钢琴协奏曲”之称,作者拉赫玛尼诺夫在写下这部作品时,开创性地试图让钢琴以一己之力与整个乐团的管弦乐力量匹敌,使其在曲目中占有绝大部分的话语权和表现力。也因此,它所迸发出的似乎逼近钢琴演奏力量之极的激情为世人所罕见,让这部作品得以被推上神坛。历史上与音乐相关的电影《闪亮的风采》当中曾有过这样一个著名桥段——主人公在弹奏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的演奏会上当场昏厥。这样的作品诚然会让听者畅快,却实实在在地考验演奏者的体力。自出道以来王羽佳不止一次在大型音乐节中以精彩表现诠释这部作品,让人感叹她娇小的身躯中蕴含的巨大能量。

音乐会下半场的《春之祭》中,整个乐思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斯特拉文斯基关于古老的斯拉夫仪式的梦想——被智慧老人们环绕着的年轻女孩为了唤醒春天而献祭自己的生命,疯狂跳舞至筋疲力尽而死。这个诡谲的场景在最初便伴随着芭蕾舞的演绎登上舞台,并非如寻常的少女祭祀一般清澈如晨曦朝露,而是火热而残酷,以生命相赠换神明垂青,毫不掩饰地颂扬这种原始的悲壮和纯粹。本次音乐会的指挥埃斯特拉达曾与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合作录制的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和《春之祭》,被《留声机杂志》赞誉为“令人难忘的优美”,不由得让人想要一探究竟指挥家的处理方案。

已有180余年历史的维也纳爱乐乐团是世界交响众多乐团里最璀璨的光华之一。近两个世纪以来,维也纳爱乐乐团汇集了无数高水平的知名演奏家。历任的音乐总监中不乏如、魏因加特纳、富特文格勒、瓦尔特、伯姆、卡拉扬、克莱、小泽征尔等名声响彻古典乐坛的指挥大师。德奥民族素来以严谨和追求完美著称,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奏是细腻化的典范,多年沉淀下打造出的“维也纳之声”一直被世界乐迷们传为佳话。在欣赏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演奏时,很容易就能听见他们的在音色上的过人之处:弦乐浑厚,线条清晰,木管声部有着弦乐般的优美和歌唱弦乐亦有着木管般的流畅和亮泽,而铜管声部则介两者之间,既能爆发出震撼人心的力量,有时又如同云端上的一缕青烟般细腻柔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蒂勒曼式贝多芬狂热
Next post 拜仁vs斯图加特首发:穆勒、格雷茨卡、特尔先发马内、萨内替补